:::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 分享:

News

【林鐘雄經濟特別專欄】「一隻看不見的手」到底是什麼「碗糕」?


【林鐘雄經濟特別專欄】「一隻看不見的手」到底是什麼「碗糕」?
【林鐘雄經濟特別專欄】「一隻看不見的手」到底是什麼「碗糕」?
亞當斯密以「一隻看不見的手」,將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比喻,帶進經濟學的語言裡。(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一則經濟學笑話

今天我們先幽默一下、放輕鬆些,講一則我很喜歡的經濟學笑話給你聽。這則笑話的標題叫做〈千萬不要和經濟學家過招〉,內容簡短:

一群武校的學生要畢業了。老師告誡他們:「學成以後,千萬不能和經濟學家過招,因為他們都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即使你不是必死無疑,但可以確定的是,你毫無獲勝的機會!」

這則笑話是我在鍾文榮(2008)所編寫的《搞笑經濟學》書中發現而稍加修改而成的,你還可以在鍾文榮的書中讀到很多諷刺經濟學家與經濟理論的笑話。知道了 有很多(多到可以集結成書的)笑話在挖苦經濟學與經濟學家的事實後,你可能會開始或加深是不是「經濟學是一門怪異學科」的懷疑了。

為什麼經濟學家會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呢?為什麼這隻手會如此的武功高強呢?這隻手究竟是什麼意思呢?這是我們在這個主題上所要討論的問題。

讀過經濟學的人應該都知道,誕生於所謂的現代經濟學之父蘇格蘭人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大作《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 書中的「一隻看不見的手」(an invisible hand)一詞,應該是經濟學裡最具傳奇性與神祕性的字眼,它似乎神乎其技地捕捉到市場經濟(學)如何運作的精髓。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並且,如果市場經濟學的精髓是建立在一個充滿神秘色彩的抽象字眼(抽象觀念)上,那可真是會讓頭腦清楚的人深感不解了!那真的要開始認真懷疑是否「經濟學是一門怪異學科」 了!

教科書中的「一隻看不見的手」

你可以在當前台灣很受歡迎的經濟學入門教科書中輕易地看到這隻看不見的手的身影,並且可以看到這隻隱形的手究竟是具有何等的神祕性與奇妙性,以及是如何發揮 其神秘奇妙的偉大功夫。例如在張清溪與許嘉棟等四人所撰寫的《經濟學:理論與實際》上冊中,說道:(在生產者生產成本提高而使市場供給曲線上移的背景 下),價格高使消費者減少消費,這是消費者的私利;價格高表示機會成本高,故減少產量是正確的資源配置方法,這是公益。因此,價格機能使消費者的行為…調 和了私利與公益。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Adam Smith, 1723-1790)稱此為一隻看不見的手(an invisible hand)。他說:每人都為自己的利益努力,結果「他被一隻看不見的手引導到他從未意識的結局。他追求自身的利益,其結果卻經常比他特意於增進社會福利的 行為,更有益於社會。」(p.83)

另一本由毛慶生與朱敬一等七人所合著的基礎教科書《經濟學》中,如是說:

讀者應注意:完全競爭市場中所有的業主與家庭都是價格接受者,他們的經濟活動也都由價格來引導。因此,完全競爭市場裡…資源配置都達到…最適境界。亞當斯密認為,完全競爭市場中的資源配置,如同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幕後引導一般,自然達成…最適境界。(p.233)

知名的自由經濟大師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在《選擇的自由》(Free to Choose)一書中指出:

亞當斯密的卓見,認為關鍵在於交易能使雙方同蒙其利。只要是完全出於自願,除非雙方都受益,否則交易不會發生…就像亞當斯密所說的,這是為什麼「只顧私利」的個人,被一隻看不見的手引導著並最終增進了社會的利益,雖然這最終的結果並非出於其個人的意願。

依據這兩本教科書與《選擇的自由》的論述,一隻看不見的手的意義,看來是指使市場供需達成均衡的「價格機能」,或是,或同時是,能使人們在追求自身的利益之時會在無意間增進社會公益的神秘力量。

常見的兩種詮釋

上述這兩種解釋,也是文獻中最常出現的對於「一隻看不見的手」的兩種詮釋方式。

首先,最常見的詮釋,認為「看不見的手」是市場經濟的一種特質,一種使個人自利行為除了促成自身利益外也造就其他人利益的特徵。「其他人」可以是社會、公 眾、每個人、別人、或僅指另一個人。這種詮釋背後隱含的意義是:亞當斯密相信若人人追求自利,並透過市場來從事經濟活動,那麼這樣的社會必然是互利、繁榮且和諧的。

許多人認為亞當斯密的意思就是這樣,例如《新包格夫經濟學辭典》(The New Palgrave Dictionary of Economics)的主編,曾蒐集「看不見的手」的文章,集結成書。該書導論中說:

亞當斯密…「看不見的手」…將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比喻,帶進經濟學的語言裡。亞當斯密當初賦予這句話的意義,至今大致上相同。也就是說,每個人在謀求利己的同時,會「受到一隻看不見的手的引導,促成某種非他本意的結果。」(《國富論》卷4篇2)這個結果就是「大眾的利益」。

其次,第二種同樣常見的詮釋就是價格機能,是一種可以將各類市場集結起來,構成全面性和諧的力量,也能引導經濟朝向極大化國家財富的方向發展。

但是除了這兩種常見的解釋外,事實上,文獻中還出現不少其他的詮釋方式。

「一隻看不見的手」至少有九種解釋

2000年芝加哥經濟系發行的頂尖經濟學期刊《政治經濟學期刊》(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第三期的第一篇文章,刊出芝加哥大學教授William D. Grampp所寫的標題是〈亞當密斯的那一隻那不見的手所指為何?〉(What did Smith mean by the invisible hand?)的一篇經濟史性質的文章。

Grampp整理經濟學文獻上「一隻看不見的手」曾經出現過的詮釋,他發現9種解釋,分別是:(1)是利已的行為,同時造福他人的一種力量;(2)價格機能;(3) 這種「個人行為會對社會,帶來非本意的有益結果」觀念的代言者;(4)市場競爭;(5)交換行為裡的相互利益;(6)一則笑話;(7)一種演化的過程; (8)一種天佑力量;(9)克制資金外流的力量。

Grampp(2000) 非常仔細的讀了亞當密斯的《國富論》原著後,指出我們若回歸亞當密斯的本意,會發覺「看不見的手」不是現在人們所賦予它的各種意涵中的任何一種。

「一隻看不見的手」究竟所指為何?

Grampp(2000) 指出「看不見的手」單純是指商人因為有足夠的誘因而將資金留在國內,導致國內資本增加並在無意中強化了國防力量。這對社會大眾有利,但不是商人的本意。

換個說法,Grampp認為,史密斯在《國富論》中,使用「看不見的手」來描述某種特殊的情況:在國外或國內投資的利潤相當時,商人因為投資國內較為安全妥當而投資國內,國防力量因而強化。藉由增加國內資本(這是軍事力量的來源之一),而為每位國民(包括該商人)帶來好處。

原汁原味的「一隻看不見的手」

亞當斯密在他書中那著名的段落中說(取自袁大羽的中譯文本):

「每個社會的全年總收入,正是其工商業全年總產出之可交換價值,所以總收入和可交換價值是同一件事。因此,當每個人盡所能地運用其資本來支持國內產業,就會同時使該產業的產出價值臻於最大。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在盡力使社會的全年收入極大化。然而,他通常既無意於推動公眾利益,也不明白推動了多少。他之所以選擇支持國內而非國外產業,只是為了自已的安全;他之所以盡力使投資有最大的產值,也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他在此事上,跟對其他許多事情一般,是由一隻看不見的手帶領著,去促成某種非他本意的目標。縱使社會未曾參與促成此項目標,情形也未必遜色。個人在謀求利己時,所能夠促進的社會公益,往往比當他真心誠意要 促進時還更有效。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為了社會公益而交易買賣,還能達成什麼真正的公益。那其實只是裝模作樣,在商人中很少見;不必多費唇舌,就足以勸阻商人這麼做。」(頁456)

一般人引用「看不見的手」原文的方式

一般人在引用上段文字時,通常採取如下斷章取義的引用方式,如:

「他通常既無意於推動公眾利益,也不明白推動了多少。他…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他…是由一隻看不見的手帶領著,去促成某種非他本意的目標…個人在謀求利己時,所能夠促進的社會公益,往往比當他真心誠意要促進時還更有效。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為了社會公益而交易買賣,還能達成什麼真正的公益。」

因此,以下的關鍵文字就不見了,即

「…因此,當每個人盡所能地運用其資本來支持國內產業…他之所以選擇支持國內而非國外產業,只是為了自已的安全…」

換句話說,在這種斷章取義的引用方式之下,關於國內與國外產業的字眼與意義就不見了。所以當我首次聽到,「看不見的手」與推動國防有關時,實在嚇了一大跳。

「看不見的手」為何可解釋成是在推動國防?

Grampp把「看不見的手」,詮釋成是在推動國防,究竟是否合理?在上述知名的段落中,亞當密斯沒有使用國防這兩個字,亞當密斯只明白地說,看不見的手可以增加國內資本。所以「看不見的手」,是不是主要是在談國內資本的累積,而非國防呢?

Grampp 認為並非如此,因為亞當斯密並沒有把國內資本與就業的增加,歸功於「看不見的手」,而是歸因於人類單純的自利動機,這是一種不用引導、無需協助的力量。當 某個人決定將資本留在國內而非國外時,他不會不明瞭其經濟後果。他知道這會使得,他在國內所僱用的人工,比他把資本送到國外時多。他也明白,由於他把資本 留在國內,國內的產出會比他把資本送到國外時多。在亞當斯密看來,商人所不知道的是這項作為可能會加強國家力量。

亞當斯密在另一章裡說:「就財富所能發揮的力量而言,財富就是國力的表徵,所以國力必然與該國每年產出的財富成正比。」他又說:「每個國家政治經濟的主要目標,是在增加國家的財富與國力。」他清楚地表示,存放在國內的財富比存放於國外,更能夠安全地提供國力的保障(頁426)。

因此,國家的財富是眾人在自覺狀態下,為了利己而努力的成果。一國之國力,包括軍事力量,則是這種努力無意(但幸運的)結果,也就是「一隻看不見的手」的成果。

用現代經濟學術語來說,國防是一種公共財,國內資金存量的多寡會影響國防的強弱。有些交易可以增加國內資金存量,促進此種公共財的實際或潛在數量,從而產生正面的外部效果。從事這類交易的人,既無意於促進國防,也不知道有此貢獻,但是終究有此貢獻。他們的行為顯示,對某人在某方面有利之事,可以在另一方面對眾人有利。「看不見的手」就是在此情況下運作的利己行為,私人的交易行為在此情況下,能夠產生正面的國防外部效果,從而擴增公眾利益。

簡單的說,自願性交易能直接促進交易雙方的福利的概念與結果,是相當清楚明顯的事。這麼簡單的事,不需要勞煩「一隻看不見的手」伸出援手。誠如Grampp 所強調的「其實史密斯沒有說過市場需要引導,也不太相信市場需要引導。既然如此,各位請想一想,看不見的手(套用史密斯的用語)要如何引導市場?」國防外 部性的概念比較間接不易察覺,才有需要「一隻看不見的手」出手幫忙。

因為篇幅的考量我們不宜在此長篇大論,你可以直接閱讀Grampp的英文論文,或者你可以在清華大學經濟系賴建誠教授所撰寫的很值得讀的《經濟思想史的趣味》書中,找到由袁大羽翻譯賴建誠校正的〈亞當密斯的「看不見的手」究竟意所何指?〉中譯文本。本文中不少中譯文字都是直接摘取自他們的中譯版本。這篇文章可以定位成進一步轉介他們對 Grampp論文介紹的延續工作。

為什麼要講這個故事:「一隻看不見的手」的迷思

由於亞當斯密《國富論》書中的「一隻看不見的手」一詞是經濟學裡最具傳奇性與神祕性的字眼,並且很多經濟學家認為它代表市場經濟(學)如何運作的精髓。所以,由經濟思想史的角度來看,介紹「一隻看不見的手」到底所指為何的相關學術研究,對於現今對經濟學有興趣的人來說,是相當有趣味性的事。

我自己就曾經想過好幾回到底「一隻看不見的手」是怎樣的一隻手,但一直不得要領。我猜想如果「一隻看不見的手」所指的是「自利心」,則是多此一舉,因為「自利心」本身就是一種行為動機或行動力量,沒有必要再有「力量或動機」去引導。反之,因為蘋果沒有往地上掉落的動機,所以才需要假設有地心引力來引導蘋果的運動方向。另外,我猜想如果「一隻看不見的手」所談的是決定市場成交價格的「價格機能」,那麼與亞當斯密所處的時代,商品價格主要是決定於勞動成本多寡的論述(即捕殺海狸需要的勞動若二倍於捕殺鹿則一頭海狸當然換二頭鹿),是不相符合的說法。在一個價格決定於生產成本的實際經濟背景或理論背景下,價格的決定是不需要依靠其他力量去引導的。如今讀了Grampp的文章,對他的說法我有相當的認同感,但還是不確定他的解釋是否就是亞當斯密的原意。我讀《國富論》的經驗是,常常感到有「難以下嚥」的困擾,常常出現「不知所云」的感概,我常常懷疑亞當斯密到底自己有沒有想通。他到底有學問在哪裡?另外,亞當斯密那一段名言中有一句話「他在此事上,跟對其他許多事情一般」,此句話中「其他許多事情」是什麼意思,Grampp並沒有加以討論。是不是包含國防之外的其他情況呢?

要有成熟的、有水準的見解,是無法無中生有的,是要投入龐大的時間與心力才能達成的。目前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與精神,可以投入去閱讀與思考相關論述,以達到可以很有自信地形成自己的判斷與論定的地步。當然,〈亞當密斯的那一隻那不見的手所指為何?〉是不是一項值得投入龐大時間與心力去追根究柢的研究題材,由從事學術研究工作的主要目的是在發現自然與人世的規律性的角度來看,我個人認為是非常值得商榷的,這或許只是一項好玩的題材而已,只是一種滑稽的迷思罷了。雖然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從這些討論中,獲得一些可貴的教訓或啟示。

「一隻看不見的手」至少有十種「曲調」

首先,我們現在知道「一隻看不見的手」至少有十種解釋,我在Peter Harrison (2011)的文章中看到第十一種解釋「上帝監督人類歷史和控制自然的運作」(God’s oversight of human history and his control of the operations of nature)的力量。所以「一隻看不見的手」其實有一幅有趣的歷史圖像,此圖像呈現由亞當斯密首先開唱的一首曲調模糊的歌曲,慢慢開始發展成充滿爭議的 而「各唱各的調」的狀態。就像Grampp幽默的比喻:

我們如果給古典經濟學配上歌曲背景,歌曲的名稱當然是「最初的五個字」,也就是「看不見的手」。歌曲的開始應該由單人清唱,以符合這五個字最初的單純本質;歌曲的結尾應該由眾人各唱各的調,以反映這五個字後來被詮釋成,各式各樣相互矛盾的論述。

但在教科書與課堂上我們絕大多數人都只聽到一種或兩種論調,而且可能是以訛傳訛的論調。即使Grampp的論文已發表了將近十五年的時光了,袁大羽與賴建誠的中文譯稿也遠在2002年就出版了,但我所接觸到的經濟學家鮮有人知道這項新研究觀點。他們對一隻看不見的手的認識還是停留在前述教科書的詮釋,這也是為什麼還值得寫這篇文章的原因之一。

「一隻看不見的手」的重要性不如它的趣味性

「看不見的手」,是亞當斯密寫過的文字中最為人所熟知的,尤其對那些讀過談論亞當斯密原著的著作,遠超過讀亞當斯密原著的人而言,肯定是熟悉得無以復加。如果我們按照「看不見的手」受到世人囑目的程度,來衡量其重要性,那麼它的確很重要。但是備受輿論重視,不一定表示它真的很重要。

在 Grampp看來,「看不見的手」的趣味性遠遠超過它的重要性。首先,在亞當斯密對這項觀念的論述中,少有或甚至於沒有證據可以用來支持後人對「看不見的 手」的種種詮釋。這提供一個例子,說明偉人的文字在讀者眼中,可能代表不同的意義,甚至被曲解成可能連其本人都不認識的意義。其次,因為「看不見的手」在 《國富論》中既非主角,也無特殊地位,有沒有它其實也沒關係;但現在卻演變成亞當斯密思想的主要精華。第三,「看不見的手」之所以有趣,是因為它已經成為,經濟政策論戰中的辯論工具,常常被用來斥責某些人,對價格機能的認知視野狹隘。

為什麼要講這個故事:什麼是經濟學事實

我們在此專欄中討論「什麼是科學事實?」與「再談『什麼是科學事實?』」 的文章中提到,「社會建構論者」強調科學研究也是一種人類的社會或文化活動,其本質跟其他人類活動如打橋牌、打籃球沒有兩樣,種種人的因素(主觀性、權力 結構、私人慾望、結黨營私、排除異己、同類相聚、互相提拔、利益共享…)好的或壞的人類本性都會進入科學活動之中,因此科學社群所折衝協商出來認定「什麼是科學事實」的遊戲規則或成功標準,有可能可以順利客觀地篩選出自然規律而成為公認的科學事實,但也很有可能透過人定標準所過濾出來的科學命題不是自然律,其實只是權力遊戲與利益分配運作的結果罷了。這等同於是說,誰掌握了權威期刊,誰就能左右科學事實。

在什麼是「一隻看不見的手」的問題上,我們看到了「社會建構論」的影子。到底在「各唱各的調」的狀態下,哪一種「曲調」會變成「經濟學的事實」呢?常常是要 看誰的影響力大?誰的教科書,比較多人讀,比較多其他教科書作者跟隨著模仿沿用,那一種講法就會在比較多人的腦海中變成「經濟學的事實」。對於這個充滿模 糊性與神祕性的字眼,什麼是「事實」主要與真正的關鍵與「真正的事實的底為何」關係不大,而是與你是受誰的教育洗禮或洗腦有關,除非你是很有懷疑心與獨立思考能力的人。

從這個面向來看,這樣的經濟理論是一種很純的文化建構產物,也是一種很淡的科學產物。

為什麼要講這個故事:法國學生與老師的請願書內容

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討論法國學生與老師們所提出的問題:「經濟理論是否是與現實無法匹配的虛構想像的世界呢?」,以及是否「經濟學教學將非新古典主義的理論排斥在外、欠缺多元研究、並禁止批判性的思維呢?」。

關於經濟學需要多元性與批判性的問題

經濟學有沒有多元性與批判性,在「一隻看不見的手」這個問題上,在經濟史的研究領域裡,答案是:有的。但在教科書裡與教室裡沒有,為什麼會如此?因為不容易,一方面因為一般經濟學老師沒有那麼有學問,只能找一本教科書照著教課而已;另一方面因為一般的教科書都是大家互相模仿的大同小異的複製書罷了。事實 上,你如果想在一些小地方寫得跟別人不一樣也很麻煩(很多老師不會選你的書來教,因為擔心學生很難參加其他老師命題的考試,如研究所與公務人員考試等), 所以老師要有多元性與批判性的教學並不容易。當然,如果你要寫一本超越外國知名學者的非常不一樣的教科書,那要克服的困難就更難以想像了。

沒有批判性的教學與教科書,的確會以訛傳訛一代傳一代的錯下去,這在文化領域可以理解,在科學領域令人難以接受。

關於經濟學是虛擬世界的問題

由不少學者與教科書的作者「將市場機能或市場均衡歸功於一隻神祕的看不見的手」的事實來看,經濟學是不是虛擬想像的世界呢?因為市場機能或市場均衡是經濟學的核心理論,所以有些法國經濟學學生與教授批評經濟學是建構在虛擬想像的世界中的說法,過不過分呢?答案是他們的批評並不過分。甚至,如果學生與老師們所指的是這個問題,那這批評一點也不過分。

這種神祕主義似是而非的說法其實是科學的敵人。以一種模模糊糊的神祕論述來合理化這麼重要的核心假設,實在是令人極端驚訝與驚恐的事實。這哪算是一種科學的態度?這會帶來不少負面的影響。

亞當斯密說了什麼,有那麼大的關係嗎?

Grampp 說如果「看不見的手」的本意被人誤解,那麼這些誤解亞當斯密本意的主張,也可能同樣地會被別人誤解。例如,我們如果把「看不見的手」,詮釋為價格機能(其實它不是),可能會使人忽視,亞當斯密對價格機能的許多保留意見。事實上,Grampp在其文章中花了不少篇幅細數亞當斯密所主張的多項對經濟運作的干預行動,然後有感而發地說:「希望能使那些動輒引用亞當斯密的話,來支持市場經濟的人,停下來冷靜地想一想。」

這篇關於「一隻看不見的手」的經濟學故事,其實還有些值得談論的啟示。例如,亞當斯密值得稱為「經濟學之父」嗎?我們難道只能寫模仿外國知名學者所寫的教科書而已嗎?我們為什麼只能培養出外國知名學者的跟隨者而培育不出有能力創立新理論的人呢?只是這篇文章的篇幅已經太長了,以後我們以後有機會再談這些問 題。另外,你可能會發現,如果Grampp對「一隻看不見的手」的詮釋是正確的話,那麼在這之前整個經濟學界對此問題的看法都是錯的。

促成供需兩曲線交點的「價格機能」究竟又是什麼「碗糕」?

最後,一隻看不見的手到底是什麼「碗糕」?老實說,我認為在經濟學中有沒有這充滿神秘色彩且神通廣大的「一隻看不見的手」,對理論的建構一點重要性也沒有。神奇的「一隻看不見的手」只是「一種文化建構的產物」,拿來講講笑話就好了;就如本文一開頭時所講的笑話一樣,可以拿來添增閱讀經濟學時的幽默感。如果不是為校正現今流行的可能的錯誤概念,嚴肅對待「一隻看不見的手」其實沒太大必要。我們比較需要嚴肅對待的是「價格機能」到底是何方神聖?準確的說,造成「市場價格會出現在市場需求與供給曲線交點」的「價格機能」究竟又是什麼「碗糕」?我們很快會回到這個嚴肅又荒謬的話題上。 

延伸閱讀

TOP